Posts

独处

Image
很能独处的人
到底是一件好还是不好的事(这是一个没有单一答案的问题,笑)

那是在这一趟旅行我突然有了一点点的独处时间,
那一刻幸福感一直徘徊在我脑海里,
那是我这一趟最美好的时刻,
那才是完全属于我自己的空间。
有这样的感觉,并非跟一起的旅伴不愉快。
我们相处得很好,默契也非常好。

只是我真的是个很需要独处空间人。(笑)
我无法想象或许有一天我生活里24小时都有个陪伴的人,
那么我还能活得像我自己吗?

远方

Image
一直处在一望无际的视野里, 感觉能看见的好像就不远了, 可是车子开了好久好久, 那个能看见的还是没有抵达。 能看见就是不远吗? 看不见就一定不近吗? 





窗扇

Image
2018年第一个贴文 曾经在这里是我最舒服的空间 它让我与世界连接。 ....................................................... 如今,房间靠窗的这个小空间 却是我是最真实与舒服的样子 一年前搬来这个小单位 不知不觉中我记录无数的景色 也同时记录我无数的日常喃喃 那些好的与坏的,阳光与阴雨 如此平凡但却深刻。 



当城市睡了,我还醒着

Image
夜晚有种魅力,让人舍不得睡。 我是个喜欢夜晚的人, 每当夜晚到来, 我的一天感觉才正要开始, 夜晚是我最自在也是觉得最安全的时刻。

長大的快樂

Image
我好像明白了長大的快樂,不是沒有傷痕,而是負著千瘡百孔的靈魂,把自己釋懷。


笔于:张西

一样的生活

Image
当我身在国外大家问我是从那里来的,我理说当然会说我是马来西亚人,大家都会回应我"哦,马来西亚" ,而到底有多少人是真的知道呢?

这是我后来在非洲与古巴旅行时更是明显的发现,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的,只是礼貌上的回应。在非洲大家看到亚洲脸的我们都会一定会提起Jackie Chan,好像我跟他很熟一样,好像只要跟Jackie Chan一样的亚洲脸的人都一定会功夫。

来到古巴,看到亚洲脸孔的我大家都会说'cino(china), cino或是hapon(japan)'。 起初,我都会纠正他们我是来自Malaysia, 可是真的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他们说我来自Malaysia, 然后他们很开心说I know...got earthquake (比了个地震的手势尝试让我明白),当时泥泊尔正在不久前发生大地震伤亡无数,在一个与外界联系极少和拥有电视也是奢侈的古巴,能知道亚洲之一的国家已经是难道了不是吗? 刚开始,我会努力让大家知道我们马来西亚的存在,不管我说了多少好像都是白费,因为我们如此渺小是一个事实。尽管我们拥有自己的历史,拥有自己的文化,拥有常年只有热天与雨天的天气,而我们跟世界都是一样活在一样的蓝天下不是吗?只是人类硬要区分,比如说日本中国被称东方国家,欧洲美国则是西方国家,可是地球是圆的,如果我站在纽西兰,日本中国不就是纽西兰的西边,美国不就是东边了吗?事实上,我们都是在地球中心生活。

人们生活的样子其实也是差不多一样的,就如我生活的地方,有的穿着高跟鞋西装在某间大公司当高层,有的则是倒垃圾扫地的大婶,有得则是在大厦的保安人员,没有谁比谁重要或是更珍贵,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做自己擅长的事,也没什么了不起。当你离开你的工作岗位你也只是无数中的一位,什么也不是!

誰不怕走錯,但我更怕沒走過

Image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誠實的面對自己選擇的每一步。
然後呢?
這個問題從來都沒有標準答案。
我跟很多正在努力的你一樣,會覺得自己極度缺乏, 但缺乏讓我一再想去試探 去認識 那個我從未遇見過的自己。 反正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走到哪,我寧可多繞幾圈, 誰不怕走錯,但我更怕沒走過, 走過,才會是我的。
我也很想做一個很帥,不理會別人期望的人 但期望中 我又忍不住要叛逆、任性、縱容自己,甚至偶爾耍一下無賴。 謝謝我人生僅剩的那點不肯妥協, 才能讓我在哪都去不了的時候,勇敢逼問我自己, 我還能去哪?
-刘若英-

我从奶茶还不是现在的奶茶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她的文字, 喜欢她的文字因为她常常能写出让我有共勉的文字, 唯有走过经历过的人才有办法写出来不需要修饰但却让人读了狂点头。 人生就仅只是这一生, 哪怕我的人生不断的在绕圈, 可这一路我都这样的走过来, 未来,还需要这样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