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8

听见西藏

听见西藏--在雪域中遇见自己

作者:邱常梵
[自序]

《五十岁的天空》 二○○五年五月和六月,我独自一人于滇、藏、川交界的藏区旅行了五十多天。 

这一年,我五十岁,这是我的五十岁生日礼物。 

我喜欢旅行,从高三毕业那年和好友两人带着睡袋,以最克难的方式自助旅行台湾和兰屿岛后,就莫名地爱上旅行,从此,旅行成为我活络生命的一个方式。 

人类学家说:旅行是现代朝圣的一种型式,从出发到目的地的过程,就是一段暂时离开熟悉的世俗环境,进入神圣空间的历程,会使人重新认识生命意义。而在旅途中,生命从里到外被洗涤,从旅途归来后,生命便获得重生。 

我也喜欢走路,走路的体验完全是个人的,所以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走,尤其是在大自然中。一个人走,我不在乎路还有多远,就是将呼吸安放在每一个步伐的迈出,放松身心,一步一步缓缓向前,真真实实地感受双足与大地的接触…… 

西藏会成为我的旅行计划,始于我读了《西藏生死书》,它像一粒种子埋进心田,有一个呼唤总是悄悄地在心田深处不时涌现:「来,来西藏!」 二○○○年,我首次从青藏公路进入拉萨,旅程只有17天,留下的深刻回味恍如一世,当时我还未学佛,但身处那全民信佛的国度,却有着回到家的感觉,我像是离家多年的流浪儿,躺在母亲的怀中,带着满足的微笑,沉沉入梦。 

二○○四年我离开职场,随着工作重心移往大陆的先生游走两岸,陆续收集了许多西藏资料,也就在这一年年底在心中蕴酿已久的西藏行确定了──二○○五年五、 六月,独自前往滇、藏、川,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雪季刚过,雨季尚未来临,春夏之际野花开放,是一年中气候最稳、景观最美的季节。

当所有朋友知道我要独行,因为担心不断发出疑问,无数的「如果……」、「万一……」,三天两头,经由电话、e-mail,对我劝说,最后我发现只有一句话可以让大家闭嘴,我反问:「要不然你陪我一道儿去?」 

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放得下的,人拥有的愈多,牵挂就愈多,烦恼也愈多,我会那么有信心独自旅行藏地,主要因为自从于二○○二年皈依圣严法师后,人生路上就 愈走愈明白,「成、住、坏、空」是世间万事万物不变的法则,认清了就不会执着;体悟了「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的禅境,心就能如澄澈的江水,没 有主观和成见,自然映现明月,又如万里无云的蓝天,坦荡广阔,自然包容一切。那么,所见所及,尽是一片自在丰富的水月与蓝天,映照出无限的风景。

走在西藏,我最常做的动作是仰望天空,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