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7

当城市睡了,我还醒着

Image
夜晚有种魅力,让人舍不得睡。 我是个喜欢夜晚的人, 每当夜晚到来, 我的一天感觉才正要开始, 夜晚是我最自在也是觉得最安全的时刻。

長大的快樂

Image
我好像明白了長大的快樂,不是沒有傷痕,而是負著千瘡百孔的靈魂,把自己釋懷。


笔于:张西

一样的生活

Image
当我身在国外大家问我是从那里来的,我理说当然会说我是马来西亚人,大家都会回应我"哦,马来西亚" ,而到底有多少人是真的知道呢?

这是我后来在非洲与古巴旅行时更是明显的发现,其实大家都不知道的,只是礼貌上的回应。在非洲大家看到亚洲脸的我们都会一定会提起Jackie Chan,好像我跟他很熟一样,好像只要跟Jackie Chan一样的亚洲脸的人都一定会功夫。

来到古巴,看到亚洲脸孔的我大家都会说'cino(china), cino或是hapon(japan)'。 起初,我都会纠正他们我是来自Malaysia, 可是真的到底有多少人知道。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他们说我来自Malaysia, 然后他们很开心说I know...got earthquake (比了个地震的手势尝试让我明白),当时泥泊尔正在不久前发生大地震伤亡无数,在一个与外界联系极少和拥有电视也是奢侈的古巴,能知道亚洲之一的国家已经是难道了不是吗? 刚开始,我会努力让大家知道我们马来西亚的存在,不管我说了多少好像都是白费,因为我们如此渺小是一个事实。尽管我们拥有自己的历史,拥有自己的文化,拥有常年只有热天与雨天的天气,而我们跟世界都是一样活在一样的蓝天下不是吗?只是人类硬要区分,比如说日本中国被称东方国家,欧洲美国则是西方国家,可是地球是圆的,如果我站在纽西兰,日本中国不就是纽西兰的西边,美国不就是东边了吗?事实上,我们都是在地球中心生活。

人们生活的样子其实也是差不多一样的,就如我生活的地方,有的穿着高跟鞋西装在某间大公司当高层,有的则是倒垃圾扫地的大婶,有得则是在大厦的保安人员,没有谁比谁重要或是更珍贵,每个人都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做自己擅长的事,也没什么了不起。当你离开你的工作岗位你也只是无数中的一位,什么也不是!

誰不怕走錯,但我更怕沒走過

Image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誠實的面對自己選擇的每一步。
然後呢?
這個問題從來都沒有標準答案。
我跟很多正在努力的你一樣,會覺得自己極度缺乏, 但缺乏讓我一再想去試探 去認識 那個我從未遇見過的自己。 反正沒有人知道下一步會走到哪,我寧可多繞幾圈, 誰不怕走錯,但我更怕沒走過, 走過,才會是我的。
我也很想做一個很帥,不理會別人期望的人 但期望中 我又忍不住要叛逆、任性、縱容自己,甚至偶爾耍一下無賴。 謝謝我人生僅剩的那點不肯妥協, 才能讓我在哪都去不了的時候,勇敢逼問我自己, 我還能去哪?
-刘若英-

我从奶茶还不是现在的奶茶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她的文字, 喜欢她的文字因为她常常能写出让我有共勉的文字, 唯有走过经历过的人才有办法写出来不需要修饰但却让人读了狂点头。 人生就仅只是这一生, 哪怕我的人生不断的在绕圈, 可这一路我都这样的走过来, 未来,还需要这样的走下去。


生活领悟1

Image
我们都因为选择了某种生活的样态才走到这里,
在选择的过程我也害怕过也不安过,
我害怕我做错了选择,我不安无法预测的未来。

只是后来我渐渐懂得,
生活有太多太多的不受我们的控制,
一旦你想要去控制那只会苦了自己。







远行

Image
生命是一段无法回归的远行 我在每一段路投了一颗石子 五彩的石子在夕阳里闪着金光 好让我回首的时安慰 提醒着啊 这是我的路 不是谁的路
作者:青木原



终于

Image
我们终于还是没有成为我们所期盼的大人; 但当这样的大人其实也没有关系。



看看

Image
后来的我就只是想去看看日落,看看陌生人,
看看在巷子里玩耍的小朋友,
看看一些不起眼的角落,
走一走就会发现,其实自己烦恼的事是那么微小。





色彩的城镇-Valparaíso

Image
最近在偶然的境况之下我遇见两位在用着西班牙文在聊天的朋友,因为是西班牙语更是让我对他们产生好奇。虽然我的西班牙语不是很好,但我至少大概听懂他们聊天的内容,心里有点暗爽也有点熟悉。我压抑不了好奇心就问了他们从哪来?
We are from Chile. Which part of Chile? Valparaiso, you know? Yes, i know...i was been there few months ago,beautiful city full of beautiful painting.
数个月前我一路飞到地球对面,去了他们生活的地方走走。 数个月后我在我生活的地方遇见他们来到我生活的地方走走。 地球人就是这样不断的移动。
因为移动这些出现在地图上的城市名字就不再仅只是名字, 名字的背后有了画面、有了色彩、有了联系也有了故事。
Valparaiso我一直没办法把它念好,直到我来了离开了才真的可以念对这个名字。说起这个城市没有一位朋友不提醒我需要小心小偷,要顾好随身重要的物品。这是我离开南美的最后一个城市,也是一个原本不在计划里的地方。为了可以顺顺利利离开,最后几天我都过得特别小心,小心翼翼的照顾好我贵重的物品。这也是旅行最累人的事...


g



日子

Image
就这样,就快过了一年。
一年前,我决定离开我生活得很舒适的地方到全然陌生的城镇过日子。 回来以后,一路兜兜转转没有一处可以落脚,一个行李箱跟着我到处移动,最长居住的地方一个月,最短两天。那一段日子的我极度厌倦移动的生活,但却无法落脚在任何地方,有好长的一段日子,虽然每天都睡着温暖的被窝里,但夜晚要是被惊醒却误以为自己在一个离家好远的地方。有一度,我突然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可以一个人去到南美洲生活。

如果一个人的人生没有主导权,这样的日子并非生活。
我试着找回自己的主导权,心里一直这样相信着,只要走下去才会有更好的事。
要不是这样相信着,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前进。

这一段日子,心存感激的人实在太多了。
他们在我觉得彷徨无助的时候,
悄悄地给我陪伴与帮助,
就因为有他们才让我觉得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刻,我也有点小幸运。



十年

Image
不经意发现原来这部落格经营十年, 十年的故事, 十年的经历, 十年的心情, 十年的文字, 如是我,也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