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0, 2017

看看


后来的我就只是想去看看日落,看看陌生人,
看看在巷子里玩耍的小朋友,
看看一些不起眼的角落,
走一走就会发现,其实自己烦恼的事是那么微小。





Monday, March 27, 2017

色彩的城镇-Valparaíso

最近在偶然的境况之下我遇见两位在用着西班牙文在聊天的朋友,因为是西班牙语更是让我对他们产生好奇。虽然我的西班牙语不是很好,但我至少大概听懂他们聊天的内容,心里有点暗爽也有点熟悉。我压抑不了好奇心就问了他们从哪来?
We are from Chile.
Which part of Chile?
Valparaiso, you know?
Yes, i know...i was been there few months ago,beautiful city full of beautiful painting.

数个月前我一路飞到地球对面,去了他们生活的地方走走。
数个月后我在我生活的地方遇见他们来到我生活的地方走走。
地球人就是这样不断的移动。

因为移动这些出现在地图上的城市名字就不再仅只是名字,
名字的背后有了画面、有了色彩、有了联系也有了故事。

Valparaiso我一直没办法把它念好,直到我来了离开了才真的可以念对这个名字。说起这个城市没有一位朋友不提醒我需要小心小偷,要顾好随身重要的物品。这是我离开南美的最后一个城市,也是一个原本不在计划里的地方。为了可以顺顺利利离开,最后几天我都过得特别小心,小心翼翼的照顾好我贵重的物品。这也是旅行最累人的事...

今天打开照片一张一张的翻阅,
才发现照片里面有一位他与它,
是时间长到我忘了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
或是我忘了当初为何按下快门?
那么就代表我忘了我一部分的人生片段。


g



Friday, March 17, 2017

日子


就这样,就快过了一年。
一年前,我决定离开我生活得很舒适的地方到全然陌生的城镇过日子。
回来以后,一路兜兜转转没有一处可以落脚,一个行李箱跟着我到处移动,最长居住的地方一个月,最短两天。那一段日子的我极度厌倦移动的生活,但却无法落脚在任何地方,有好长的一段日子,虽然每天都睡着温暖的被窝里,但夜晚要是被惊醒却误以为自己在一个离家好远的地方。有一度,我突然怀疑自己当初是怎么可以一个人去到南美洲生活。

如果一个人的人生没有主导权,这样的日子并非生活。
我试着找回自己的主导权,心里一直这样相信着,只要走下去才会有更好的事。
要不是这样相信着,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前进。

这一段日子,心存感激的人实在太多了。
他们在我觉得彷徨无助的时候,
悄悄地给我陪伴与帮助,
就因为有他们才让我觉得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刻,我也有点小幸运。